家,永远的怀念!

烟波渔者 2005-03-01 04:09:00 433人围观

  
    从小在长江边长大,便与水结下了不解之缘。记得儿时的几间老宅,离水不远,虽没有“苔痕上阶绿,草色入帘青”的诗情画意,但只要走出户外,便有绿荫簇拥的小径,让你直达江边。面对滚滚东逝的江水,还有江面争流不息的船舸,不禁觉得天空地阔,心旷神怡,灵感也会携手而至!
    水是生命之源,我们的祖祖辈辈,就是靠着这取之不尽的长江水,和岸边广袤肥沃的土地,完成了世世代代的繁衍生息!在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,不知流传着多少神奇玄远的传说。
    记得孩提时长辈曾跟我讲过的,伍子胥一夜白头的故事,就发生在靠近江南岸的那片万头攒动的芦苇林。如今,那片芦苇林已被僻为老百姓的庄稼地,种得最多的农作物是油菜。每到春暖花开时节,油菜花都是嫩黄漫天,芳香四溢。风儿拂过,能弥漫三乡五镇。置身其中,感觉无法言表!
    大学毕业后,揣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,我还是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可爱的家和那奔流不止的长江,去了原本陌生的南国。这么多年,我有幸在城市谋生,却时常被一些琐碎的杂务,折腾得心力交瘁。每逢那时,我便想起了故乡,也想起了故乡的那条长江。今年思乡心切,终于回了一趟家。长江依旧是昔日那般激情澎湃,只是,在江的岸边,多了一道长长的,高高的,用青石和混凝土镶嵌的河堤。离江不远处的那些曾经郁郁叠翠的山已不复重现,仅留存于童年的记忆中了。乡亲们喝的虽然还是那甘甜的江水,但是,再也无法站在自家门口欣赏那“大江东去”的壮观景象!
    再次离家,是在一个日薄西山的傍晚,当时虽已入春,却是乍暖还寒。风一阵阵吹过,儿时和父亲一起手植的,几棵幸存于山脚的白杨树,发出莫名的声响,我几乎听成了古曲《高山流水》的调子。记得小时候跟父亲一起到汉阳钟家村走亲戚,他对我讲过“钟家村”的由来,当然也少不了俞白牙和钟子期的悲情故事。如今,那些令父亲尊敬和钦佩的老一辈已相继作古,父亲也已年逾花甲,身体大不如从前了。他在家,除了张罗那几亩薄田,平时很少外出!我想,纵然是那支曲子,但《高山流水》不遇知音,又何用之有呢?
    真正踏上了离家的路,我仍然禁不住频频回首,看看那曾经烂熟于心,现在却又略显陌生的景致。偶尔听到几声候鸟的鸣叫,我便想:那是不是对天涯游子的召唤?
  
发表评论
  • 遇灵儿 2005-03-01 06:54:00
      看楼主这篇文章时,我突然觉得好奇怪,我觉得楼主的电脑好奇怪的,今天明明是2月29号,楼主的贴子怎么是3月1日。
      
      昨晚一夜无眠,今天下午才睡了三个小时不到,这会来发大水了,
      发着发着才发现连日子都忘了............
      
      说来还是家里温馨啊,回家了连日子都忘了:))
  • 郁之雪 2005-03-01 19:19:00
      作者:遇灵儿 回复日期:2005-3-1 19:54:00
      
        看楼主这篇文章时,我突然觉得好奇怪,我觉得楼主的电脑好奇怪的,今天明明是2月29号,楼主的贴子怎么是3月1日。
        
        昨晚一夜无眠,今天下午才睡了三个小时不到,这会来发大水了,
        发着发着才发现连日子都忘了............
        
        说来还是家里温馨啊,回家了连日子都忘了:))
  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今年2月有29号吗?
      我晕!你真是昏撩:)
      
  • 虞姬与乌骓 2005-03-01 19:46:00
      好帖
  • 稀饭和粥 2005-03-01 22:14:00
      :))
  • 行善积德 2005-03-01 22:23:00
      谢谢楼主的好文!
  • 烟波渔者 2005-03-02 03:01:00
      以前还不知道有《我爱我家》这么一个温馨的栏目,昨日初次光临,作为一个身在他乡的游子,感觉特别的亲切!谢谢楼上几位朋友,这里就是我们的家,你们就是我的兄弟姐妹!!!
用户反馈
客户端